PETERSBURG

神魔都没有

啊啊啊啊大大你讲话的时候为什么这么帅!哦~~~~上课看的我好激动!

类GAS8

下一次作者的掉落就是完结了,炖个小包子咋样呢?彻底变成周更作者的我是如此懒惰~

其实感觉这张最难写......哎,感情线的东西,最后已经不是我操控了哇!


ooc预警!

28

冬去春来,鸟儿也回来了,靠在窗棂上映着早春的风景喳喳地叫个不停。它歪着脑袋,似乎是好奇也是不解地看着那趴在窗台上引逗他的细白手指。金博洋看着这只小鸟傻乎乎地一下下啄着他的手指,难得开心的笑起来了。

身后带着熟悉气息的温暖怀抱慢慢的圈起他来,手难得安安稳稳地搂住他的腰了。“天天在看什么这么开心?”

金博洋抛去别的不谈,他突然觉得这一刻的生活如此纯粹。从小时候起,他的印象就从未有过这样这么轻松的时刻,什么都不用想,可以毫无保留地把后背交给一个人。

关系,似乎在那晚短短的几句话中,把坚冰消融了,隔阂慢慢地因为后背传来的温暖而无限拉近。羽生那晚像是打开了话匣子,像是喃喃自语般抱着金博洋说了很久,讲和他小时候相伴的快乐,讲分离后的苦楚,讲自己怎么得到贵人的相助得以成才,讲自己这些年孤单的苦闷……

“帝国这么大,想要找到一个人很难,但是如果不是你的话,我也许会一直孤单下去。”

“以前回到屋子里,黑漆漆的,冷冰冰的,我就越发不愿意回来——后来你在家,不管你怎么对我,我都感觉屋子里面暖和了,家里总有个人在等我。”

“你说喜欢我,我当时很高心啊——但是你后来又跑了——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,但是我知道没了你我会很痛苦……”

“你到底爱不爱我呢,天天?”

羽生在怀中人无声的沉默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他慢慢的也沉默着睡去,怀里的人却睁开了眼睛,嗅着鼻尖许久不能闻到的好闻气味,留下了眼泪——金博洋不知道他为谁而难过。也许为曾经孤苦伶仃的那个少年,还是为那个无辜逝去的孩子,抑或是他心头难消的恐惧与怅然——这一刻,他突然想起了他的母亲,他那个所厌弃想要逃离的母亲。

我与母亲不见也已十年余了——自从来到中心的这座城市里,他除却偶尔回复书信或者按时寄钱回去,便没再与母亲见面了。他的母亲似乎并不在意他,也从未来看过他。

此时此刻,他似乎有些理解母亲的心思了,他曾经很恨她,更恨那个始乱终弃的alpha父亲——但是这一刻他突然明白,如果有一个机会让历史不再重演在他的身上,不是怅然地忧郁地度过孤苦伶仃的一生,他应该勇敢起来,让曾经那两个在记忆深处中相依相偎的小少年们不再上演悲剧。

他想到这些年他内心深处永远不消散的寂寞和愁苦,起源自他悲苦的童年——羽生说他是他的解药,那何尝羽生不是他的解药吗?

我们都曾受困于心灵的地狱,现在,羽生在我的身后,我可以毫不惧怕的打碎它了。他也不怕了。

 

 

29

羽生早上起来,没有感受到手臂上熟悉的感觉,睁开眼睛,发现另半边床空空如也。他急急忙忙连上衣都没有穿,打开门,却看见金博洋整整齐齐地穿着衣服,坐在沙发上。

“你起来了?洗漱好吃饭吧,我有事情想跟你商量。”

羽生心里面七上八下地打着鼓,心里头嘀嘀咕咕,看见金博洋一脸斟酌的样子,欲言又止。

“这段时间我想了想我们之间的关系——当然我也没法对此做出什么,毕竟在信息档案上,我们已经是结婚了。”羽生看见金博洋细白的手指紧紧抓住手中水杯的手把,又忽地松开,“你要说我一点都对你没感觉,是不可能的。但是我们之间有很多的错,我不想我们的关系建立在一堆错误的基础之上——这样到最后会崩溃的。”

“我想我的母亲了,你也知道我小时候……但是我还是想带你见一下她。”

羽生同意了,他去跟研究中心定好请了几天假。坐上羽生的车,到了帝国的飞行控制中心,一辆辆飞行器在低空穿梭,羽生拉着他的手,手里提着行李,看护着他不被人撞到,与远处挤挤挨挨等待business class的乘客远远隔开了。这令金博洋有一种陌生感,但羽生手的温度让他仿佛觉得这才是过日子的感觉。

羽生工作部门所直属的飞行器的first class隔音效果相当好,甚至连飞行器上都有相关的医疗器械和电子设备供乘客使用,也许对于这些军部的医疗中心人员,在飞行途中也在沉醉于医学实验。然而此刻的羽生利用他自己负责人的权力进行公车私用倒也顺手。金博洋扭头看向羽生的侧脸,却看到他已经放下座椅睡着了。

 

 

 

30

母亲老了。

这是金博洋对她的印象最直观的感受。曾经那个挥舞着棍子暴打他的女人早已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满头花白形容憔悴的老人。

他看到母亲这样,没想到这也仅仅过了十年,他心头怆然,双膝摇摇欲坠,羽生一把从后面拉着他。

“您好,初次见面,我是羽生结弦,现在是博洋的丈夫。博洋带我想来看看您,一点薄礼,还请您笑纳。”

金博洋以为母亲会像以前一样嘲讽地发出冷笑,抑或是站起来暴打他一顿,把他们都轰出门外。没想到母亲只是神情木然的指了指逼仄屋子里难得的空地。

“放下吧。”

母亲还是住在十多年前那个混乱的社区。狭小阴暗的屋子依旧是不甚明亮,倒也整洁。

母亲似乎对他的到来毫无意外之色,并不是很热情地招待了他们。羽生借口出去买菜,给他们母子一个私密的空间,他看着母亲的背影,轻轻唤道,“妈——”

母亲听见他的叫唤,并没有作何反应,但是金博洋看见母亲的手微微颤了两下。

“妈,我结婚了,我把您接到帝都去吗?这里环境不好——”

“不需要。”

他看见母亲充斥着嘲讽的眼睛对着他,眼里都是满满的报复意味,衰老的皮肉耷拉下来,形成了深深的法令纹。

“我亲爱的儿子,您终于回来了吗?真让我受宠若惊了,您竟然在十年之后还能出现在我的面前,我还以为你已经不在人间了。”

“妈——”他心想,天哪,又来了——“妈,我只是真心想和您好好谈一谈,我都结婚了,您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?”

“这么多年您一直厌弃我,虽然不算慈爱但也是把我养大了,我如今也有了家庭,以后也会有孩子,您这么多年难道就希望我一直活在您的阴影下吗,我知道是父——”

“不要和我提他!该死!我一辈子都恨透了他!他毁了我一辈子!还有你——”

“我好歹也是妈的孩子啊,妈!这麽多年了,不能放过自己吗?”

我也想放过自己啊,妈!

他看见母亲的神情上又一次慢慢浮现出他所熟悉的神经质来,他幼小的时候经常躲起来,母亲寻不到他,先是痛骂,再是神经质的大哭——为什么这个家庭里所有的情感都如此病态。这样的生活令他窒息——但是他如今又回来了。

“我亲爱的儿子,你不是发誓一辈子都不婚吗,如今这个男人究竟是多么神奇的力量让一个病态的你跟他结婚的呢?”母亲的嘴角恶劣地勾起来,“他知不知道你发起疯来有多可怕呀,简直和我一样呢。相信我,这样没人会要你的,你最后,和我一样。哈哈哈,可悲的命运。”

金博洋恍惚想起来自己小的时候浑身是伤,被母亲轰出了家门,那样一个雨夜,他是趴在谁的肩膀上在哭呢?是谁又用脏兮兮的小手给他挡着雨呢?他突然想起来那个被他尘封在记忆深处的长着蘑菇头的小男孩,腼腆却又眼神坚毅地跟他讲,“不怕啊,我和天天都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人,我们永远在一起,等于我们两个永远不孤独了。”

是羽生,是羽生啊!从原来,到现在,给他最坚实臂膀的,深夜里能够让他感到安心的都是羽生啊!不知从何时起,他一晚晚心悸无法入眠的时候,都是羽生拍着他的后背让他无缘无故地安睡了——什么时候不再犯的了呢?他却无从记起了。想着羽生,他突然升起了许多的勇气。

他看着面前发疯的母亲,想起他曾经发疯去酒吧买醉,回到家和母亲一同疯狂的砸碎所有的碗筷。他冷静了下来。

“我是可悲的,你也是可悲的。可我不用逃出这个世界了。也不用担心有人逼我发疯了。”

“我会和羽生很好,很好的,你不会看到——”金博洋解脱般的说出这一切,“我有结弦了啊!我爱他,他也爱我,我们用命一般彼此依偎取暖。”

金博洋飞奔出门外,他急促地呼吸,像是要将过去的一切都抛在脑后,是的,过去的一切就此了了了,他看到了那个他发自内心想要去拥抱的那个人。他冲过去,不管街区混乱的道路和行人异样的眼光。他感到自己的眼泪控制不住地沾湿了那人的衣襟。

“结弦,我想要你。”

“你关着我也好,爱我也好,不爱我也好,我一辈子都不要离开你了。”

“你赶快带我离开这里,好吗?”

“天天,我们再也不来了,不要怕,我们回家。”





(下章完结,你们想要什么样的小可爱?)


all天怎么那么好吃,下一篇你们介意我all一小下下吗?天哪这样一直看着看着天天的样子,突然好好吃……(虽然这当然是分析天天必须干的事情)

离鱼鱼:

【来自微博】Nathan Chen陈巍X宇野昌磨特别对谈
原载于2017年9月号日本World Figure Skating杂志

记一下,感觉挺有意思的一个三跟豆提到天天的采访hhhh

反对包办婚姻

央视爸爸你不要这样啊!莎莎她还是个孩子啊!再有夫妻相也不要让大头掐她脸啊!放过孩子!让我来——(好有夫妻相哦俩宝宝)评论见链接

新cp

那个……请问有没有朋友和我一起站张本智和和王楚钦的cp。。。我被迷倒了!啊!小摩托和大头,啊!扑面而来的萌感是怎么回事!

一次逛街有感

据说看跟一个女人投不投缘(甚至是人怎么样),跟她逛一次街就知道了

唉,真的没有奶奶写普亚吗……我已经要被掰弯成亚普了……😭没粮食嗷

我萌上了黑莉和涅边贾的cp……妈耶冷战夫妻组,站了站了,吵那么多年都吵出感情了~

lazy girl

作者睡前想起一个听写还没做,苦逼地爬起来摸摸塞上耳机……明天更明天更——发出竹鼠的声音 @风来待月

类GAS7

你们千呼万唤始出来的作者😂最近被翻译考试弄得疯掉了,小小的更新了一下,已经是小甜甜了……